首页 财经 正文

李嘉诚家族成都大撤退71亿卖掉南城都汇引发员工联名维权

长实集团披露,其将旗下位于成都一项目公司出售给禹洲集团及成都瑞卓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卓置业”)联合成立的一家境外公司“RZ3262019 Limited”,对价10.1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1亿元。

西南区域投资正火的时候,精明的李嘉诚家族又开始卖卖卖了。

长实集团披露,其将旗下位于成都一项目公司出售给禹洲集团及成都瑞卓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卓置业”)联合成立的一家境外公司“RZ3262019 Limited”,对价10.1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1亿元。

这次被出售的是长实集团在成都的标杆项目——南城都汇,交易完成后,长实集团将不再拥有该项目公司任何股份或股权。但长实集团还是会在项目公司中保留一名董事,协助项目后续运营。

此外,时代财经从禹洲方面了解到,后续禹洲将不会参与南城都汇项目的操盘。这意味着,南城都汇未来主要由成都本土房企瑞卓置业来经营。不过,长实集团的这次出售却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员工维权风波。

囤地已多年,获利38亿港元

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对南城都汇都不会陌生。16年前,长实集团以21.35亿元总价拿下成都市城南新区商住地块,成交楼面价1030元/平米,以此成为当时成都乃至整个西部地区的总价“地王”,轰动一时。后来,该项目由长实集团旗下和记黄埔负责运营开发。

港资房企不像内地房企追求高周转,开发速度普遍较慢,因为开发周期过长的原因,和记黄埔还多次被质疑“捂盘”。按照此前和记黄埔的规划,这个占地面积达到1036亩的超级大盘计划分8期来建设,目前为止,南城都汇只推出过6期产品。

2017年,曾有消息称南城都汇将推出第7期,但工地上一场意外的大火将南城都汇按下暂停键。后来的几年里,不论市场的呼声多高,和记黄埔都没有将剩余产品推出市场,以至于如今第7、第8期已经呈现准现房的状态。

根据公告中披露的交易信息,禹洲集团和瑞卓置业接盘的资产包括了南城都汇第1至8期的住宅、商业单位以及停车场。这其中价值最高的,自然是尚未推出的第7、第8期住宅房源,长实集团对外透露,该项目余下的可售房源数量高达6750套。

有成都的业内人士认为,禹洲集团和瑞卓置业算是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它们接盘之后便能迅速进入销售期,且该项目所在的城中心区域新盘稀缺,过往开盘销售成绩均名列前茅,如今再推盘,只要售价合理,销量无需担心。据市场中的消息称,该项目第7期将在今年9月入市。

当然,对于长实集团来说,这笔交易也是赚的盆满钵满。根据收购协议,除出售资产获得的溢价之外,长实集团将向收购方提供一笔约3.43亿美元(约26亿港元)的贷款,利息按照目前伦敦银行同业拆息加年息5.5%,还款期2年。

以当前的息率计算,长实集团能从此贷款中获取大约2.7亿元的利息收入。长实预计,出售事项可录得38.11亿港元的收益。大摩报告指出,38亿港元相当于去年核心利润约13%,而项目平均售价较该行估计的长实中国地皮高1倍,预期可增加资产净值约1%或每股0.5元,预期长实集团负债比率因而由16%降至14%。

不仅如此,依靠这笔交易,今年长实集团在内地的物业销售业绩也有了保障。长实集团表示,过去十年,其在内地的物业销售收入(包括个别单位出售及大手出售)平均约每年280亿港元,计入这次出售成都南城都汇项目单位所获得收入后,今年物业销售步伐预计跟过去十年相若。

被“打包”转手,员工联名维权

早在去年,成都媒体就爆出李嘉诚家族正在与买家洽谈出售南城都汇。在此次交易公告中,长实集团亦提到,卖方与买方最早在2019年5月9日就订立了出售目标股份及转让相关股东贷款的股份购买协议,其后经历四次修订及补充才最终敲定交易。

不过,实际上这次被打包转手给禹洲集团和瑞卓置业的不仅仅是南城都汇,还有整个和记成都公司的员工。并且,这些员工也是到了7月23日才得知公司易主的消息,这让毫无心理准备的他们感到十分错愕。

7月24日,有疑似和记黄埔的员工在网络平台发布信息称,和记成都公司的全体员工被口头告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和记成都公司已整体打包出售,全体员工将按照经理级、主任级、一般级三个级别分别获得和记黄埔给予的N加1-2的补偿金。

随后,一份和记成都公司员工的联名信再度传出,信中透露,和记黄埔要求他们在10日内签订“预支经济补偿金协议书”,其中按照级别给的“1-2”部分会由和记黄埔在8月支付给员工,预支员工补偿金“N”的部分则由接盘公司支付,但这部分补偿金的执行标准和支付时间均未告知员工。

所有联名员工明确表示,不接受和记成都公司在会议中口头通知的内容,要求长实集团派出高管出面进行关于员工补偿金的沟通,明确补偿金执行标准的所有细节。

长实集团很快发出了一封致和记成都公司全体员工的告别信,在信中,其表示已与禹洲集团、瑞卓置业就员工的工作安排达成协议,按照约定,所有员工的劳动合同不受影响继续履行。也就是说,原和记成都公司员工的劳务关系将平移至到新公司。

至于约定由禹洲集团和瑞卓置业支付的补偿金具体如何执行,长实集团未在信中提及。时代财经向禹洲集团询问,但截至发稿未得到答复。

国际品牌节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