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正文

小卖部竟成银行争抢的“金主”

人民快报消息 疫情过后,阿强的零售便利店恢复了营业。这是一家主要售卖杂货、烟酒的街边小超市,来往都是熟客,客人付完钱还会和阿强攀谈几句,往日热闹景象回来了!

阿强一家人的生计,都维系在这个小小的店面上。生意虽不大,每月成本却不少。年初突发疫情,和很多小零售商户一样,阿强也遇到了资金周转难题——钱都用来进货了,货又卖不出去,租金、水电煤费用却还要正常缴纳。

阿强的生意之所以能快速恢复,源于一款名为“烟草贷”的贷款产品:只需要提供一张“烟草零售专卖许可证”,店主就可以从银行申请到贷款。恢复营业后,生意只增不减,阿强盘算着,到月底前,他应该能还清三个月前贷的40万元烟草贷。

越来越多像阿强这样的零售店店主“被救于水火”。近几个月,继国有大行后,天津银行、华润银行等多家中小银行以及消费金融公司,开始布局零售店消费场景,针对零售客户,推出烟草贷,助力零售商户资金周转。

要知道,商业银行天然愿意服务大客户,而零售店是小微中的小微,为何会成为国有大行、城商行、民营银行的座上宾?一张烟草证竟能盘活一家店的流水,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小卖部争夺战

“全线上审核,不用面签,月利息低至4~5厘”;

“烟草经营许可证满一年,当天申请当天审批”;

“操作流程简单,当天办理即刻到账。”

今年3月以来,各地烟草贷的推介一下子多了起来。

所谓烟草贷,是指金融机构向从事烟草销售的超市或商店经营者发放的贷款,用于满足其生产经营资金需求的纯信用贷款;贷款申请人须拥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贷款手续简单、审批流程短、利率低。

“国有大行很多年前已开始推这个产品,不过,烟草贷真正受到大范围关注是从2018年底开始的,一些股份行等金融机构也开始陆续进入这个消费场景。到了2020年,城商行也开始陆续推出烟草贷。”某助贷机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

“现在差不多很多银行都在做这个产品,但都侧重区域性,不是全国性产品。例如,某银行现在只做四川、河南、河北、山东这几个省份。”上述销售经理认为,因为客户的零散性,银行需要通过助贷机构获客,后者主要负责场景和流量平台,帮助银行筛选客户。

以前,这类零售商户并不入银行的眼。但其实,零售超市的资金流水很稳定,其中最稳定的就是卷烟销售。因为卷烟客户存在刚性需求,零售户每月订单和销售量都很固定,经营利润可追溯,风险可控。

由于烟草行业的特殊性,它属于专卖专营管理体制。据一些零售商户们介绍,每个地区的烟草局都会给零售店划分档位,划分依据主要参考历史订购量和单条均价两个核心指标,这是衡量零售户经营能力大小的重要体现。档位一般有30档,档位越高,代表资质越好。

以此为基准,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基于一家零售店的烟草采购量,自动生成贷款额度和贷款利息。

“这是一家20档的零售商户的5月前三周订单。每周订单金额在2.3万元,这样一个月大概可以达到10万元的订单量。这属于较好的优质客户,贷款的话,利息可以便宜不少。”上述助贷经理告诉记者。

据了解,与其它经营性贷款相同,各类型银行在烟草贷上的分布结构为:国有大行占据交易量大的烟草商户,例如大型超市、连锁便利店、大型烟草专卖店等,贷款利率偏低,大约在5%左右;股份行、城商行、消费金融公司则分别获客相应风险的客户,利率偏高,大概均在10%以上,不少在15%以上。

某消费金融公司“烟草贷”说明

这是个万亿市场

如果说前段时间刚刚火热一时的地摊贷是一个蹭热点的产品,那么烟草贷真的是一个实打实的信贷产品。

“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与此同时,整个烟草产业链明晰、简洁,仅有烟草专卖局、烟农、卷烟厂、零售商这四个简单的运营主体。”上述助贷经理对记者说。

从一线城市到农村乡镇,持有烟草专卖许可证的零售户到底有多少?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约有520万户卷烟零售户。

虽然这些零售户处于整个产业的最末端,但因为数量庞大、营收固定,这类群体越来越受到金融机构的关注。大行、股份行、城商行、消费金融公司,争夺小卖部,时不我待。

“以前,我的情况不符合大行的贷款资质要求,不过,现在我从很多其他小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都能贷到款。”阿强说,一般烟草贷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起的作用最大。

阿强的零售便利店去年刚开张,根据当时被划分的档位,他只贷到了5万元。“后来随着我备货量的增加,我的贷款需求也越来越大。”

与市场急速扩容相伴生的,还有一些风险隐患,亟待规范。据记者调查了解,由于这类客户存在资金流动小、频、急的特点,一些银行向零售客户发放贷款的过程中,会收取担保费。这样一来,虽然表面上看贷款利率很低,但加上隐形的担保费,实际利率却并不低。

“此外,一些助贷机构还会向客户收取2到5个点的担保金。”上述助贷机构人士告诉记者,一些担保费收取说明,会以极小的字体,被附在条款中不起眼的角落,这相当于变相的“砍头息”。

国际品牌节

广告